律师事务所管理、信息化、法律相关文章
中国律师生存状况调查(转载)

宋荣甫律师

学习法律干什么?常常听到类似的寻求就业大案的咨询。其实从现实的角度看,往往建议他们有能力还是去考公务员,有机会还是去公检法,因为在中国目前的与法沾边的问题上,说到底还是权大,哪怕是一名没有任何行政职务的普通职员,办起事情来,都会有一定的方便,工作的单位直接影响所求对方对事情的判断,然而,这种衙门所需要的人数是少的,大批的没有人员还是走进了律师行业,尤其是近几年来,毕业的法类学生越来越多,而要冲刺公务员仅靠所谓的书面考试,谈何容易。律师行业似乎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。而律师的真实情况又是如何?也许这份调查能够给律师朋友和关心律师朋友的人一种更深的思考。

中国律师生存状况调查

律师,这个昔日和风光、尊重、高薪等词联系在一起的职业,如今却让从业者们感到了几乎无法承受生存的压力。日前,国内首次针对律师生存状态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,律师已成为城市中的低收入和无保障阶层。但与其他低收入群体不同的是,这也是一个全部拥有高学历、并通过了“中国第一考”的“精英”阶层。他们一面肩负着国家法制建设的重任,一面忍饥挨饿地在行业中打拼。

“中国第一考”

成为一名律师并不容易,第一关就要面对被称为“中国第一考”的司法考试。司法考试以难度大、通过率低而闻名全国,几乎没有人能一次通过,绝大多数人要考三五年,甚至有人考三五年都考不过。

2006年9月16日,一年一度的全国司法考试再次开考,28万多名考生迈进了“中国第一考”的考场。这是考生卢宇参加的第四次司法考试,4年前,他还是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一年级的研究生。从那时起,他就开始报名参加司法考试。如今,卢宇已经是某国家机关人事处的工作人员。他说:“我有很多同学考了两三次后就放弃了,但我还想试试,毕竟通过了司法考试才能有进入这个行业的敲门砖。”卢宇这样的情况并不鲜见,我国高校法学专业的研究生,几乎每个人都有多次参考的经历。

稍微研究一下司法考试的人员构成就会发现,什么年龄段、什么学历的考生都有,在校大学生、研究生、在律师事务所打工实习多年的年轻人,甚至中年人……每个人谈到司法考试都觉得是“巨大的压力”。

记者了解到,2002年司法考试的全国平均通过率为6.68%,2003年为8.75%,2004年为11.22%,2005年稍有提高为14.39%。但与其他考试相比,通过率仍然低得惊人。

而且,即使能够通过这样严酷的选拔,也并不能成为一名律师。这只是取得了律师资格,后面还有更艰辛的第二关、第三关……

“零工资实习期”

成为一名律师的第二关,是历时一年的律师事务所实习期,期满合格后,可以拿到红色的律师执业证。

在这一年的实习期中,刚刚通过司法考试的考生们,马上要面临巨大的经济压力。因为在实习期间,实习律师们的收入是由律师事务所“看着给”的。而对于这份收入,实习律师们往往有苦难言。

小闫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,她的实习期是在父亲朋友的事务所里度过的。“很少听说实习律师能拿到高薪的,除非,他运气好,或者就是有其他的因素。”小闫告诉记者,“能够进入事务所实习已经很不容易了,我们班的很多同学都是找熟人才有实习单位,否则连实习单位都找不到。”

一位网名是“新小律师”的网友公布了自己实习期间的真实经历:“司法考试后,我的第一份工作是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前台接待,每月工资250元。难道我们实习律师不是人,而是植物吗!”

记者了解到,即使在江浙等发达地区,实习律师们的月收入也只有900元左右。小闫告诉记者,还有很多律师事务所明确规定:“实习律师没有报酬。”即便如此,她和同学们还是会去实习。因为“如果不去实习,就永远没有机会上手,更谈不上积累经验了。”

孙先生是北京市一家律师事务所的负责人,他说:“每年到事务所来实习的学生不下三五十人,而且基本都没有任何工作经验。在这种情况下,事务所只能为他们提供一个参与实践的机会。如果支付报酬,事务所自身的运作就要受到影响。”

很多实习律师因为无法承受这样的压力,而开始寻找其他工作机会。实习律师的“不安稳”,让事务所更加不轻易对实习律师委以重任。这就在实习律师和事务所之间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,而两者的矛盾也越积越深。

“初入行没有案源”

熬过艰难的实习期后,就成为一名新律师,他们接下来要面对的是比实习期更漫长的“案源匮乏期”。

小林已经在北京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了3年,在这3年中,他接到的案子只有十几件。“当事人都愿意找老律师办案子,因为他们社会阅历丰富,关系广泛。我们因为没有实战经验,所以很难取得当事人的信任。”

因此,“只要有了案子,我们就累死累活地找材料、搜集证据、准备辩词。但是新律师的代理费很低,而且还要交给律师事务所费用和税费,真正拿到手的,还不够辛苦钱。”小林说,“谁能想到律师舍不得打车,还经常为房租发愁呢?可是,我们确确实实感到连房租都是压力。”

国内首次针对律师生存状态的问卷调查显示,42%的律师一年办理诉讼案件的数量不足10件,62%的律师一年办理的非诉讼案件的数量不足5件;从业3年左右的律师平均年工资在三四万元左右,除去办案成本后,收入只够“糊口”。而且,还有一些“新律师”由于找不到案源,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是没有任何收入的。

专家:律师不是商人

广东明境律师事务所主任胡福传认为,从目前的状况来看,律师应该被视为低收入和无保障阶层。他展示了律师们的工资单,记者看到,多个律师因为没有接到案件而又要向律所交纳保险和管理费等,工资竟为负数。胡福传说:“律师的收入是呈金字塔式的,高收入者处于顶端,为极少数,有70%以上的律师生活艰难。”

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王凡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,据有关部门统计,中国律师的平均收费不如出租车行业,年毛收入不足10万元。

律师行业的起步艰难,使不少法学专业毕业的学生不愿意去做律师。中山大学法学院对本科生做的一项调查表明,有35%的人志愿成为律师,而到毕业时,真正去律所工作的学生却是少之又少。中大法学院的2006届本科毕业生有200人,只有一人与律所正式签约。中大法学院党委副书记莫华对此表示:“法学院学生出去做律师的正在逐年递减。”

一些学生则表示,他们不会选择律师作为第一职业,而是会考虑先做公务员,等到积累一定社会关系之后,才会考虑是否做律师。而那些步入律师行业的人中,很多人不久便转考公务员或从事其他职业,坚持下来的少之又少。

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心理方面的专家陈女士对记者表示,律师一面肩负着法制建设的重任,一面又忍受着饥饿在行业中打拼,这两方面的极端失衡可能导致整个行业的弊病。做律师是追求法律正义,还是干脆把律师做成商人?就现在律师的生存状况而言,无疑会把他们逼成商人。能够做到律师这一行的都是具有相当深的教育背景和高素质的人,让他们丢弃法制理想,由天使变成魔鬼,改变无疑是残酷的。中国律师行业因贫富不均而存在着青黄不接的断层。律师,尤其是年轻律师,是中国律师行业未来发展的希望。他们关于职业发展的困惑与痛苦